小說

半熟男女◆報復回憶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『喂!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…她搬走了耶。這支電話是她留給我的。』 『………好的我明瞭了。謝謝妳。』 前屋主,一個黑髮清秀的女孩子,明明聽起來開朗的口氣卻帶著不可測的神秘。她把大部分的家具,連室內電話號碼也一併留給我︰『我跟電信公司簽兩年,這號碼沒多少人打所以留給妳好嗎?』 等你打來找她,已經是她搬走兩個月後的事。你懇求著讓你看看這房子最後一次,我勉為其難的...
半熟男女◆報復回憶◆

失落的水瓶裝著低調的獅子

高調的獅子, 她雄糾糾氣昂昂的在眾人面前搖來晃去, 她習於接受大家投以的艷羨注目。 突然 她被一顆顆又尖又刺的的球狀物攻擊,叮的獅子滿頭是包! 獅子的身體凹陷了,心也萎縮了。
失落的水瓶裝著低調的獅子

空心人與充氣娃娃

靜喝著瑪格麗特,在絢麗的燈光下她顯的黑白分明︰ 直直細細的黑髮灑在背後,白到可以看到血管的皮膚。 黑白之間還是有緩衝地帶,她穿著件halter連身洋裝,淡淡的粉紅上有黃色、藍色、紅色張牙舞爪的大花綴飾,胸線與臀線上的花非常立體與飽滿。 她的眼睛其實有些無神,眼珠未曾往上飄過;卻仍然使周圍的獵人們蠢蠢欲動。 靜如其名,不動聲色。
空心人與充氣娃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