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

半熟男女◆後來呢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落腮鬍與近似貓王的髮型,卻配著斯文的臉蛋與溫和的眼神。 要仰頭望著你的身高與挺拔的身軀,搭著普通不過的短袖T恤牛仔褲。 粗獷只是第一印象,你一說話就是書生般的口氣~聲調出乎意外的柔軟與禮貌。
半熟男女◆後來呢◆

半熟男女◆十年的遺憾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『恭喜恭喜!』 『謝謝謝謝……沒想到妳真的會來。抱歉抱歉我……』 『欸,今天大喜之日不要說抱歉!這麼多年同學情誼一定來的嘛!你去招呼客人啦。』我知道你為了沒有送紅色炸彈給我而有些愧疚。
半熟男女◆十年的遺憾◆

半熟男女◆只是情人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『喂~我坐上來囉。』穿短裙的我小心翼翼的正把腳往上跨,你貼心的把機車傾斜,角度與時間喬不穩使我跌個真正是人仰馬翻! 『抱歉抱歉!妳有沒有怎樣?』 『唉哟!要往我這邊斜過來先說一下啦!我很少坐機車耶!』跌倒姿勢之醜讓我又羞又怒。
半熟男女◆只是情人◆

半熟男女◆迷濛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照例的Lady's night,花枝招展的小娟,和我,照例的出現在吧檯。 沒想到,嗯……應該說,終於在廁所門口遇到你。    顯然你又喝多了,那招牌的眼神︰迷離朦朧、看似渙散卻絲絲帶電,瞬間勾出之前的回憶。
半熟男女◆迷濛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