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熟男女

半熟男女◆獵人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  這裡是唯一有開放式包廂的錢櫃,舞台上的一男一女搖動身體合唱著"製造浪漫"。 也許是酒精的發酵,我們這群人不認識那對情侶還是報以極大掌聲,與口哨聲。  而你只是輕輕的鼓掌,小小的眼睛變成了兩道靜靜發光的彎月,下巴的山羊鬍彷彿成了微微月光下讓人想一窺究竟的神秘草地。
半熟男女◆獵人◆

半熟男女◆表演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好炙熱的一個下午,豔陽在天上照著,木炭在地上燃著,我們的臉都紅噗噗著。 『嗨!妳!就是妳!要吃什麼?』蹲在烤肉爐前的你突然轉頭,手拿著夾子指著我轉圈圈,像是對我施魔法的滑稽女巫。 我指向那爐上唯一的豆干串,食指也學著你轉圈圈『那……豆干就好了。』
半熟男女◆表演◆

半熟男女◆溺愛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『當我發現自己愛上妳,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以好友的身份默默守護妳,只要妳快樂,請放心去追逐妳的幸福!我不後悔對妳的付出,只是遺憾。 工作好煩,好想妳,我愛妳─』 →凌晨3︰14的短訊。  20%的感動,剩下的,都是無奈。
半熟男女◆溺愛◆

半熟男女◆報復回憶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『喂!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…她搬走了耶。這支電話是她留給我的。』 『………好的我明瞭了。謝謝妳。』 前屋主,一個黑髮清秀的女孩子,明明聽起來開朗的口氣卻帶著不可測的神秘。她把大部分的家具,連室內電話號碼也一併留給我︰『我跟電信公司簽兩年,這號碼沒多少人打所以留給妳好嗎?』 等你打來找她,已經是她搬走兩個月後的事。你懇求著讓你看看這房子最後一次,我勉為其難的...
半熟男女◆報復回憶◆

半熟男女◆誠實的誠實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望著那一桌滿滿的餐點,我覺得好氣又好笑︰明明吃不下那麼多還點!? 店長這時該算識相嗎?逕自走過來對你大喊︰『你真的那麼想要約我們家妹妹啊?你就每天來捧場不用一次點那麼多啦!看你那麼瘦想也知道吃不完………』 我紅著臉走進廚房,跟在我後面的店長拍拍我︰『年輕人多交點朋友是正常的,妳就跟他去吃個飯也沒損失阿。但是眼睛阿~~~要睜大點!』
半熟男女◆誠實的誠實◆

半熟男女◆矜持◆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 『妳好!請問妳是報到哪一科啊?』專心排著入學手續的隊伍,我突然被你嚇到。 『嗯……我是報美工科的。那你呢?你應該不是台灣人吧?』 『呵呵~我不是新生耶,我只是來這修課的啦!我來半年多了。』你很禮貌的點了個頭 『司哩媽雖!』脫口而出的日語,你突然用手拂了一下我亂掉的瀏海。 通常陌生男性做這個舉動是極其不禮貌的行為,不知為何我一點被侵犯的感覺也沒有。
半熟男女◆矜持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