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/21/2008 Omega 2Comment

不喜歡講道理,只喜歡說故事。保守人士勿入。

『妳好!請問妳是報到哪一科啊?』專心排著入學手續的隊伍,我突然被你嚇到。
『嗯……我是報美工科的。那你呢?你應該不是台灣人吧?』
『呵呵~我不是新生耶,我只是來這修課的啦!我來半年多了。』你很禮貌的點了個頭
『司哩媽雖!』脫口而出的日語,你突然用手拂了一下我亂掉的瀏海。
通常陌生男性做這個舉動是極其不禮貌的行為,不知為何我一點被侵犯的感覺也沒有。

你的外表和台灣男孩其實是沒兩樣的,少了日本男生的街頭風、龐克風,類似岡田准一的短髮與黝黑的膚色在純白T恤與窄管牛仔褲襯托下顯得非常陽光。 

不過你一開口就破功了,不輪轉的國語簡直讓你的稚氣破表。

你熱心的帶我逛逛校園,介紹外面的校園美食街。
也介紹了你自己。
獨自一人來台,幫助你叔叔也是你老闆成立台灣的分公司。
從一句國語也不會到現在基本會話都能夠應付自如,一年的外派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你不僅積極的報名了我們學校的國語課程,還參加了日商在台協會辦的業餘足球社。
突然有點疼惜你的乖巧成熟,不過你沒有異鄉人的落寞,在你臉上感覺到的反而都是愉悅自在。 

這晚我等你下課,和你散步到你家樓下,你半撒嬌半請求的要我上樓坐坐。 

那是個很小的飯店式簡單套房。
凌亂的衣服從竟然從還沒收起來的行李箱灑了出來,床上還隨意丟著些未洗的衣服,桌上卻端正擺著部筆電。
真是個有趣的對比。

你尷尬又略帶興奮,趕快把床上的衣服收了收,我終於有位置可以坐下。
我們倆就並肩坐在床沿隨便聊著,你熱情的邀約去看你的假日足球練習。 
在你的私人空間裡你顯的更沒有拘束感,但
時間真的晚了,我總覺得不是很恰當。我滿口答應你才讓我走。到了樓下發現大門怎麼都打不開?心一急回去找你求助,你下樓幫我按了密碼鎖後,笑笑的看著我,此時你就像個立了小功等著領獎賞的小男孩。

實現承諾就是你期盼的獎品。
秋老虎的陽光照的我眼睛睜不開,我仍定定欣賞你在足球場上的威姿。緊身的運動服、衝刺跑跳的拼勁完全秀出你很man的一面。
 
一樣回到你家,一樣的凌亂。
順手幫你收拾,你突然從後面雙手環抱著我,要我留下來。
 
『妳知道嗎?妳真的好可愛……真的。妳還記得我們認識的第一次穿什麼衣服嗎?』
『嗯……是米白的娃娃裝嗎?』我回想著,緊張的把你雙手拿開
你反而靠的我都能感覺到你急促興奮的呼吸,你又再次拂了一下我散下來的瀏海『對阿!還有淺藍色牛仔褲跟花花的高跟鞋!妳就是這麼可愛吸引到我……我們試著交往嘛,好不好?』

聽著你沒進步的腔調,很想偷笑,但似乎此時不太適合。
我用力把你往前推開︰『時間很晚了……讓我回家想一下好不好?因為真得很突然!』用著跟上次一樣,連我都覺得很虛的藉口
你一向有著日本人的禮貌個性,最後你主動幫我打開了房門。

這一次我自己就能下樓開門,關上大門的那一刻, 下意識這是最後一次關上這扇門。

 

之後遇到足球隊的前輩,他問及我倆的狀況,暗示著你比較被動,我應該先打電話給你。
『年輕人就是要有自由戀愛的空間!我話點到這啦!哈哈哈!』他用力拍拍我的肩膀,我苦笑著。

好幾次按好了你的號碼就是按不下通話鍵,直到從一起認識的同校生那裏聽說你已經回日本了,我還是一通電話也沒打。連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到底在撐什麼,在裝什麼。

我知道是自己把這扇門永遠的關起來了。


*原創文字與靈感請勿抄襲*

 

 

Facebook Comments

2 thoughts on “半熟男女◆矜持◆

  1. 臭小子,要當網路作家了啊!
    版主回覆:(04/12/2009 12:49:51 PM)
    改天把你寫進去
    ㄎㄎ

  2. 嗯… 這種情況我也有過
    好像有在意
    卻又好像沒放在心裡
    搞得很矛盾
    妳的文真貼近人心呢.. =)
    我喜歡這種感覺 ! 呵呵

Comments are closed.